父亲的毕业证书

作者:遂风 时间: 阅读:

  父亲的毕业证书

  昨日,当整理书籍时,在书房旁的抽屉内看到一本深红色外皮的毕业证书,封面上标着“上虞县联丰中学毕业证书”的字样,翻开一看,发现是父亲中学时的毕业证书,发证时间是1989年6月24日,那年他15岁。

父亲的毕业证书

  当时的上虞县联丰中学,可以说是整个崧厦区崧厦镇联丰乡全乡唯一的一座中学,全乡下辖的15个行政村干部、村民的子女都来此上学念书,昔日联丰乡中学的位置,便是在如今的崧厦杭郭、勤联两村交界的华升建设集团左侧,不过,原貌现在早已变了样,成了一家便利店的仓库。

  由于自家所在的村庄(当时称“杭家村戴家自然村”)毗邻联丰中学,因此老屋距离学校的仅短短五百米左右的路程,所以父亲上学倒是挺方便的,1986年9月1日起至1989年6月24日,父亲在上虞县联丰乡中学初中部进行为期三年的学习。

  那时父亲所在的是一班,全班人数四十来个,男女相等,当时学习的“常规”课目有语文、代数、英语、化学、物理、历史、地理等,说起来,这些课目与如今相比,从中还是有些相似。

  在这本毕业证书中,不仅贴有父亲的一寸照(黑白),并且还盖有上虞县联丰乡中学公章和时任中学校长蒲国荣的个人印章,说起这位蒲校长,可以说,他还是我们父子俩共同的老师。

  为什么这么说呢?其实比较巧,记得在读初二上学期时,担任我们班《思想品德》这门课任课老师正是蒲国荣先生,之前我也听父亲说起过,个子不高,嗓音洪亮、说话干脆又直接的他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由于当时正值他退休之际,所以只教了我们短短半学期,之后这门课由学校年龄稍长的罗幼祥老师接任,故而我称他是“我们父子俩共同的老师”。

  据说,父亲毕业后,没有接着去读高中,他放下了书包,并跟随一位亲戚去他乡学建筑,融入了“打工人”行列,这里的“他乡”就是上海,为此上海成了他人生旅途第一站,当时他们是肩挑背扛带着行李离开了家门,由于年纪尚小,且从未出过远门,不免使家人担忧与牵挂,离家的那一晚,奶奶却偷偷在流泪。

  父亲和那位亲戚于前一日晚上从上虞站(现百官城区文化广场一带)乘坐绿皮火车,前往上海站,接着次日早晨又坐公共汽车抵达吴淞码头,随后再坐轮船横渡长江口,前往目的地——“崇明岛”,一路辗转,抵达崇明岛已是次日晌午,“从虞到沪”一路上经历了晕车、晕船与疲劳,因此十分艰辛。

  上半年由于受新冠疫情影响,身在上海浦东新区的父亲,被困了近三个月,那段时间思绪万千,经常想起中学毕业后,初来上海乍到的情景,他说:“等城市解封,恢复常态后去崇明岛走走看看”。

  眼下正值六月,恰逢毕业季,望着这本薄薄的毕业证书,虽然已过去33年,父亲也从一个稚嫩小伙变成了已快临近五十的中年人,但证书内的照片、字迹、印章,随着时光且不曾改变,永远定格在那一年代。

  当然,此证书作为一份家庭档案,我们也会保存收藏着。

  笔名:遂风

父亲的毕业证书相关文章:

父亲节,送上我的思念

用文字纪念父亲

记忆中的父亲

父亲的爱~

几月几日是父亲节2022 父亲节介绍

父亲节2022年是几月几日

《父亲的毕业证书.doc》

  父亲的毕业证书  昨日,当整理书籍时,在书房旁的抽屉内看到一本深红色外皮的毕业证书,封面上标着“上虞县联丰中学毕业证书”的字样,翻开一看,发现是父亲中学时的
推荐度:
点击下载文档文档为doc格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