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有遗梦,离人知不知

作者:美文网 时间: 阅读:
樱花在窗外悄无声息地落下,竟是那般决绝。

小窗前你眉峰蹙起,眼中似有不舍,却还是毅然地挥挥袖子离去,再没回头。那般决绝,恰似昨夜樱花。红烛有情,陪伤心人垂泪至天明。我眼里含着一汪清泉,泣涕零落,滚烫的温度灼痛了手背,空中遍遍低喃着你的名字。多想今夜之事只是一场梦,梦醒时分,枕边还有你温热的呼吸。

月光下,长椅上,染了些许露水,微寒,轻咳一声,岁月已成诗。

行尽江南青砖铺就的小路,银铃声清脆依旧,身边却早已没了你相伴。十里长街上,商铺林立,繁华如当年。我在熙熙攘攘的人流里寻找着你,兜兜转转,回首时能看见却的都是一张张陌生的面孔。泪眼朦胧中,你温柔如水的目光依稀浮现,从背后拿出我最爱的糖葫芦。小贩的叫卖声遥遥传来,老街上有年轻男子笑着买了一串糖葫芦,轻快地小跑起来,要送给那古树下低眉含羞的少女。孩子们嘻嘻闹闹地爬上青墙,有点点泥污的小脸上笑靥如花,小脚在空中来回摇荡。也好,也好。置身于人间烟火中,我能想起的全是过往美好的回忆,而不是离别时你决绝的背影。

江边的柔柳垂下几许枝条,在春风里微微拂动着。江上的小舟随着渔夫一声欸乃隐于青山绿水间,唯有水面上推开的一圈圈涟漪和遥远的桨声留在这烟雨江南。燕雀几声啁啾,成双成对地盘旋在老房子上空,似恋恋不舍。古巷里,那棵百年屹立的老榕树落满了风霜却仍旧枝繁叶茂,安静地倾听着老人在树下娓娓道来的往事。编着麻花辫的小阿妹初长成待嫁的年纪,而你还是没有回来。

水车吱吱呀呀地转了一轮又一轮,林花谢了又开,每日里看黄昏日落已成为我多年来的习惯。风轻抚过被霞光染红的脸颊,一片片泛黄的落叶吻在我眉间、额上。我轻轻拿下,凝视良久。

唇角绽放开一朵莲花。要是落叶是你的思念,那该多好。

笑容忽然凝固。可惜,这满院落叶,分明是我对你的思念啊。

我日日翘首盼望着你的归来,可是你的身影再也没有出现在已经看不清原来颜色的漆门前。三千青丝夹着些许华发,我用那镶满红豆的木梳轻轻梳好。执了眉笔,画一双远山黛。胭脂染红了桃腮,眉间一点朱砂。凤冠霞帔,浓妆遮不住脸颊绯红。像所有初嫁少女,等待着良人掀开自己的红盖头。

把三尺长的麻绳抛上房梁,嘴里哼起你字字句句教过我的歌谣,依稀回到了那些我们相依相守,温柔缱绻的时光。

风灌进屋内,吹开了水晶帘,吹倒了一张旧椅。

风又从一边的小窗吹出去了,把低低的童谣声带向天边。

天边的尽头,立着一方矮矮的坟墓。

江南有遗梦,离人知不知相关文章:

火场趣事

舅舅的果园

五一劳动节的经典美文

夜幕下的拾荒人(小小说)

背包上的“三牛”精神

散文网优秀稿件征集

《江南有遗梦,离人知不知.doc》

樱花在窗外悄无声息地落下,竟是那般决绝。小窗前你眉峰蹙起,眼中似有不舍,却还是毅然地挥挥袖子离去,再没回头。那般决绝,恰似昨夜樱花。红烛有情,陪伤心人垂泪至天明。我眼里含着一汪清泉,泣涕零落,滚烫的温度灼痛了手背,空中
推荐度:
点击下载文档文档为doc格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