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U之痛

作者:刘建民 时间: 阅读:

  ICU之痛

  偶然去二院看望朋友,猛然抬头看到ICU病房门口人群熙熙攘攘。眼里分明看到了母亲躺在ICU瘦小的身影,心里隐隐作痛。睁大眼睛,定睛细瞧,哪里有母亲得身影呢?母亲离我而去已经两年多了,这两年多的时间,我不敢经过医院门口,更不敢独自去二院,二院的ICU、四院的ICU和六院的ICU是我永远的伤痛。

  母亲动过三次大的手术,两次股骨颈骨折,一次心脏支架,最后在ICU里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母亲74岁时心脏不好住进了市中心医院,核磁共振结果出来,医生说你母亲心脏血管堵塞这么严重能活到现在真的不简单。我们听从了医生的建议,迅速给母亲做心脏支架手术。可是,由于母亲常年血压偏高,170--220的数值简直不可想象,就是身上背了个炸药包,随时都可能爆炸,可是母亲神奇般的背负了好多年。

  经过医生多日治疗,血压总算下来了。

  约定手术的日子到了,那一天母亲显得特别沉静,和她老人家的脾气性格完全不符。我们姊妹几个推着她到手术室门口,她让所有人都离开,独自留下我,握着我的手说:“这次可能挺不过去了,自己手里还有点钱,这些都是你平时给我的零花钱,以后再也用不着了!”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可是我不能流下来,我硬生生地把眼泪挤了回去。接过她用手绢包好的几千块钱,紧紧握着她瘦骨嶙峋的手,帮她擦干眼泪,轻轻伏在她的脸颊上说:“娘,没事,这只是小手术,我在门口等着你,等你好了我们一起回家!”母亲用力地点点头。

  手术前,医生让我和姐到电脑前察看母亲心脏血管堵塞情况。我们看到,一条粗大的动脉血管,居然被堵塞的只剩下一条窄窄的缝隙。这种情况下,母亲居然能活着,本身就是奇迹。我在手术同意书上果断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和“同意”两个字,这两个字犹如千斤重担压在身上。

  我和姐姐在手术室门外焦急地等待,透过手术室的门看到医生忙碌的身影,我在心里默默为母亲祈祷,希望母亲手术一切顺利平安。

  两个小时,在平常的时间里眨眼功夫就过去了,可是这两个小时却比一个世纪还要漫长。脑海中不时想象着手术的各种可能,在手术室门口不停地走来走去,手里握着母亲留下的手绢,使劲地闻着母亲留下的气味,那就是小时候闻到的妈妈的味道,芬芳、安全。可如今,母亲却躺在手术台上还未平安出来。

  手术过半,医生说母亲需要输血,我知道我和母亲血型一样都是O型。我赶紧给医生说我是O型就输我的,医生取血化验却告知我血脂太高,不适宜输血。我赶紧去交钱,血库的血是需要交现钱的,农村医保不包含输血的费用。我像一只没头的苍蝇到处乱撞,等到把血浆交给医生,我一下子摔倒在地晕了过去。姐姐又是掐人中又是掐虎口的,我悠悠醒来。姐姐说手术非常顺利,医生邀请我和姐姐看到母亲心脏下进去的支架,一只不锈钢制的小管之类的东西,支撑起母亲干瘪的血管,母亲心脏有节律的跳动着,血管里的血液如水般汩汩流淌。母亲脸上罩着一个氧气罩,好像睡着了一样-----平安慈祥,一如生活中的母亲平静善良。

  由于还没有脱离危险,手术后母亲被转移到ICU监护。

  我在ICU门口焦急地等待,一会儿从ICU推出一个老人,家属在病床后嚎啕大哭。不用说,人走了。眼泪瞬间流了下来,我在心里默默祈祷“老娘,加油,加油,您一定会好起来的!您好人有好报!”

  这一天,我滴水未进只句未言。老婆看到我面色苍白,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说:“放心吧,现在医学那么发达,老娘一定会平安无事的!”我咬着嘴唇用力点点头,心里想,对呀!科技那么发达,老娘一定会平安的,可是心里仍然在隐隐担忧。

  24小时监护危险期已过,我迫不及待地等在ICU门口。护士推着母亲出了ICU病房,我一下子扑过去,握着母亲的没打点滴的手,母亲眼泪汪汪汪的,我开心地笑着,轻轻趴在母亲耳边说:“等出院了,我们一起回家!”母亲用虚弱的声音说:“嗯,回家!”

  我悄悄地把母亲的手绢和她的私房钱塞到她手里。

  后来,母亲又因为股骨颈骨折动了两次手术,80多岁的人了,手术后能像正常人一样行走,实属不易。不过,每次手术都要在ICU待上24小时,甚至48小时。后来,妻子因为骨折手术也住过两次ICU。

  从此,ICU成了我最大的伤痛,就像恐高症患者站在珠穆朗玛峰上,一不小心就会坠入深谷,摔得粉身碎骨。恐惧担忧如影影随行的跟着我,我患上了ICU恐惧症。

  2017年年底,大雾弥漫,母亲再次生病住院。在急诊室里,看着一个个人拉出急诊室,听到一声声嚎啕大哭,母亲握着我的手说她不想去ICU。哪怕是现在就死了,也不想去ICU。

  可是,没有一个病房可以接收母亲。万般无奈,母亲只好被送去ICU。我每天都期待着母亲赶快好起来,可是医生给出的信息是母亲不配合医生的治疗。

  趁着一周看望的机会,我走进了ICU病房,病房里的病人身上都插着各种管子,生命体征监测仪的声音滴滴地在ICU的病房里回响。我给母亲带了一小碗小米粥和两个鸡蛋羹。母亲紧紧抓着我的手给我说,她想出ICU,不想呆在里面。反复征求医生的意见,医生以没有脱离危险期为由拒绝了。我给母亲一口一口地喂了小米粥,她说鸡蛋有腥味,在家都不喜欢吃,只吃了半碗小米粥。我给母亲擦干净脸庞和身体,一条条沟壑纵横的皱纹镶嵌在母亲脸上,一身干瘪的皮紧紧贴在瘦小的骨架上,一双干瘪瘦削的手无力地垂在病床边,我轻声喊了声,娘!眼泪再也止不住流了下来。母亲紧紧抓着我的手,用微弱的声音说:“孩子,娘熬不过去了!别花钱了,你们都没有钱!我走了,你们也别哭,你是个孝顺的孩子,娘活这么大-----值了!家里床头枕头下,还有你给我的3900块钱,别忘了!别人不知道!”我知道我不能哭,连忙擦干眼泪,握着她的手说:“娘,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我恋恋不舍地被医生赶出了ICU的病房。

  这就是生我养我的母亲吗?一个高高大大的身影,如今只剩下一把骨头。泪眼模糊中我踉踉跄跄地走出了ICU,母亲已经在ICU里抢救了7天。

  没想到这竟然是永别,这竟然是我和娘说的最后一句话,没想到母亲的话一语成谶。

  娘一生养了这么多孩子,只有我和娘作了最后的告别。

  母亲住院13天,我在ICU陪护了九天,这九天里,我吃住都在ICU的门口,每天在ICU门口张望,每天听排队1小时,听医生三五句的通报和恐吓。我一度对ICU医生产生怀疑,母亲进ICU时可是很好的呢,怎么会越看越不好了。我每天都在祈祷,祈祷母亲能早日康复,祈祷奇迹能发生。

  母亲在ICU的13天里,我瘦了14斤,眼眶深深地陷了下去。最终,母亲因为心肺衰竭永远离开了我们。

  我常常自言自语,姥姥活了97岁,无疾而终。母亲只活了82岁,好日子还在后边的呢,怎么会说走就走了呢?

  我深深地痛恨ICU,痛恨ICU的医生没有挽救母亲的生命。痛恨人在终老时插满浑身的管子和仪器竟然没有一点尊严,我对ICU怀有深深地怨恨,甚至听说谁家有病人在ICU也无端地莫名发火。

  ICU,是我生命中永远的痛。

ICU之痛相关文章:

无法停止悲伤的心痛签名大全 心痛到无法呼吸的伤感签

伤心有难过的个性签名心痛难受(汇总11句)

伤感犀利语录痛到心碎签名(合集14句)

伤感空间名字400个

内心孤独的微信心情签名 比较痛心的微信难过签名

看到后会泪流不止的微信签名 很痛心的微信签名短句

《ICU之痛.doc》

  ICU之痛  偶然去二院看望朋友,猛然抬头看到ICU病房门口人群熙熙攘攘。眼里分明看到了母亲躺在ICU瘦小的身影,心里隐隐作痛。睁大眼睛,定睛细瞧,哪里有母亲得身影呢?母亲离
推荐度:
点击下载文档文档为doc格式

上一篇: 木石雅事

下一篇: 打暑假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