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配得上自己所受的苦难

作者:梦无畏 时间: 阅读:
  我有一段特别傻逼的时期,就是动不动就胡思乱想:“唉,生命有什么意义啊?”死亡就等在那,届时,一切归零,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一般人吧,往往这么一闪念也就算了,我傻就傻在,不仅正儿八经地想,还正儿八经地问,问张三,问李四,问了一圈乱七八糟的人。
你要配得上自己所受的苦难
  “生命有什么意义呢?”

  “生命有什么意义呢?”

  “生命有什么意义呢?”

  ……

  好在我遇到的人都善良,没有当面嘲讽。

  他们要么回答,“我也不知道!”

  要么回答,“这种问题,各类文哲史大咖都各有其研究,各有其回答,没有定论呢。”

  要么回答,“你要不信教吧,宗教有统一答案!”

  我一听,咦,没有人知道,甚至和哲学宗教都扯上了,多么终极,多么牛逼啊。于是,更加变本加厉地想想想,问问问。

  现在回想起来,也真够中二的。

  是谁说,为人生意义而喋喋不休,几乎就是精神病的表现之一。

  正常人谁没事琢磨这个问题?好在,这种病可以治,上个把男人,失个把业,欠一点钱,发作频率渐渐就少了。

  后来的几年里,也拉拉杂杂看一些书。

  其中也有一些讲过自己的理解。

  但没有一本能生动、明晰、集中、系统地,告诉我一种认知方法,让我可以恍然曰:“索代思耐,原来如此啊!”

  直到昨天看完《追寻生命的意义》,才知道,我遇见维克多E弗兰克尔太晚了。

  《追寻生命的意义》是一本什么书呢?

  如果让我给它列关键词,我可能会写:心理学、哲学、纪实、励志、回忆录、存在主义分析、精神治疗、集中营、心理重建、意义疗法。

  写了这么多词,你看着是不是有一种牛逼轰轰,但又不知道牛逼在哪儿的感觉?!

  哈,那我说得简洁点,就是:这辈子一定要看(至少一次)的书。

  因为,别的心理学告诉你“为什么”,它告诉你“怎么办”。

  弗兰克尔也是这样自我定义的。

  一个美国医生问他:"请问医师,您是心理分析学家吗?"

  弗兰克尔回答道:"不完全是心理分析学家,最好说是心理治疗家吧!"

  他的治疗方法,就是刷新了心理学界的“意义疗法”。

  这种学术的创立,与弗兰克尔的经历不无关系。

  1942年,弗兰克尔作为犹太人,被关入奥斯维辛集中营,3年后,重获自由,成为屈指可数的幸存者之一。

  在集中营里,他见识过人类最残酷的屠杀,最极端的困境,最麻木的精神……

  后来,这些都成为他的重要素材,让他从生命最原初的地方,寻找人类自救的方法。

  这种方法,就是意义治疗。

  它一扫其他心理学低下头在病症上大做文章的病弱,抬起头,从疼痛与幽暗中,看向广阔的自由世界。

  "我从窄小的牢狱里向天主呼号,而它在广袤的穹苍间答复了我。"

  如果说,是阿里阿德涅公主的红线,引领忒修斯,杀死怪物,走出克里特岛的迷宫。

  那么,意义就是弗兰克尔的红线,引领我们走出自囚之所,重新看见光明和平的一切。

  意义?

  生命有什么意义?

  看到这里,你肯定想这么问。

  但这个问题是存在问题的。

  你应认清一个事实。

  真正重要的,不是人生有何意义,而是我们有何意义。

  换言之,我们不该指望生命会给我们带来奇迹,相反,生命正在指望我们,不断给它创造生的荣光。

  这个认知一旦生成,我们平日里的呓语,顿时变得肤浅又愚蠢——

  “生命有什么意义呢?没有,一切为空。啊,好虚无啊,好想跳下去啊……”

  再碰到这种人,我连安慰都没兴趣。

  成天叨叨终极问题与终极意义,而且仅仅停在抱怨层面的人,要么是装逼,要么是傻逼。

  而我们根本没有权利这样做,因为,我们是回答者,而非提问者。

  是考生,而非出卷人——

  只有生命才有资格逼问,而它也一直在这样做——“你有什么意义?”

  现在,请在这个问题前面,加上自己的名字,问自己三声:

  “周冲,你有什么意义?”

  “周冲,你有什么意义?”

  “周冲,你有什么意义?”

  如是再三,必会悚然而惊,然后想扑通一下跪下来,号啕曰:对不起,没有为你创造更多。

  我一个朋友说得好,人生意义这种东西,就跟爱一样,想和说是没用的,得做。

  你做成什么,意义就是什么。

  每个人都奢望被命运服侍,奢望有源源不断的意义,被命运进贡上来。

  孰不知,命运无知无觉,只能你,才有能力在废墟上建造,在虚无中挖掘。

  你才是命运之神。

  另一个问题来了:如何发现自己的意义所在?

  回答这个问题前,你可以问自己:“你为什么不自杀?”

  答案即是钥匙。

  是的,你可能说,因为我还有儿子,一个患难与共的妻子,一份未完成的事业……或者说,因为我还没活够。

  对,这就是你的意义发源地。

  因为爱,因为创造,因为享受,因为未知的精彩……

  我们一直活着。

  “懂得为何而活的人,任何痛苦都忍受得住。”这是尼采说的,也是弗兰克尔最爱的名言

  当痛苦是服务于希望的,服务于生命目标的,那,它就具有意义。

  它不再成为阻碍,阻碍我们理解世界,相反,它会成为另一种通道,超越现实的围困,身心的萎靡,看到希望正照耀其身心。

  至此,动力会被滋生,韧性也会增强。

  弗兰克尔总结了三种获取意义的方式:

  (1)创造、工作。

  (2)体认价值。

  (3)受苦。

  第一种,显然是功绩或成就之路。

  第二种,是经由体验某些事与人,如文化,如爱情,来发现生命的意义。

  第三种,则是指当一个人遭遇到一种无可避免的、不能逃脱的情景——比如罹患了绝症等——他就等于得到一个最后机会,去实现最高的价值与最深的意义,即苦难的意义。

  而这,正是存在主义的中心思想所在:

  活着便是受苦,要活下去,便要由痛苦中找出价值。如果他找到了,则他即使受尽屈辱,仍会继续成长。

  在集中营里,对未来绝望的人,一个接一个地死了;

  而能存活下来的,往往是自由意志仍存的人。

  因此,与其说俘虏的精神状态,是一系列外界因素促成的,不如说,这是自由抉择的结果。

  弗兰克尔说:惟有容许自己丧失精神防线的人,才会沦为集中营恶势力下的牺牲品。

  人最终是自我决定的。

  他要成为什么——在天赋资质与环境的限制之下——他就成为什么。

  举例来说,在集中营这考验场中,弗兰克尔发现,有些难友的行径像个恶棍,有些却宛如圣人。

  人在他自身内有两种可能性,去实现哪一种是由他自己所抉择,而非视情境所定。

  还记得《肖申克的救赎》吗?

  当安迪被囚禁,外物被剥夺时,他没有崩溃,相反,在他仍然心怀自由——生的自由,精神的自由,对痛苦的态度的自由——最终,安迪得己从肖申克中突围,看到太平洋的沙滩,阳光普照,海风吹拂。

  哪怕突围不成,如同西西弗斯,这个荒谬的英雄,以自己的整个身心,致力于一种荒谬的事业。他也可以在一次次的重复中,清醒地面对痛苦。

  他通过对命运的蔑视,对诸神的否认,超越困厄,一次次搬掉石头。

  智慧与英雄主义汇合了。

  他于是发出这样震撼人心的声音:“尽管我历尽艰难困苦,但我年逾不惑,我的灵魂深邃伟大,因而我认为我是幸福的。”

  巨石一直在行进,西西弗斯永不倒下。

  而对于一个这样杰出的灵魂,陀思妥耶夫斯基说:你配得上自己所受的苦难。

你要配得上自己所受的苦难相关文章:

爱的教育读书笔记摘抄好词好句及感悟赏析

鲁滨逊漂流记读书笔记摘抄好词好句及感悟赏析

月亮守孤岛

蒙古姑娘

二年级描写春天的短文

致独一无二的你

《你要配得上自己所受的苦难.doc》

  我有一段特别傻逼的时期,就是动不动就胡思乱想:“唉,生命有什么意义啊?”死亡就等在那,届时,一切归零,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一般人吧,往往这么
推荐度:
点击下载文档文档为doc格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