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氏家族的人和事

作者:遂风 时间: 阅读:

  梁氏家族的人和事

  距今一百多年前的清朝末年,一行人肩挑背扛带着行李,自南向北,一路辗转,从绍兴富盛来到虞北崧厦,以寺前新屋里为最终落脚点,借住在双枫庙附近,这便是梁氏家族迁寺前新屋里的开始。

  从“前山”到“后海”,两地相距约25公里左右的路程,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梁氏家族要从绍兴富盛来到虞北崧厦?这一行人具体是指哪些人?以后绍兴富盛梁氏有来此寻根问祖吗?或者虞北崧厦梁氏有回绍兴富盛省亲祭祖吗?一连串的疑问,使我陷入了思考,因目前尚无家谱,而且“当事人”也早已作古,所以无法知晓。

  现在我们后辈所知道的只有梁炳夫(奶奶的祖父)夫妇的坟墓,也正因为如此,梁氏年轻小辈误以为他是梁氏来崧厦的“头代祖宗”(始迁祖),由于梁炳夫先生的祖、父辈的墓穴,因年代久远,早已不知所踪,但凡每年清明、大年初一(正月初一)前往公墓地扫墓、拜坟岁时,大家常常在祭拜梁炳夫妇的同时,也缅怀、纪念梁氏的上代祖先。

  梁炳夫兄弟共三人,在三人中,梁炳夫居次(老二),老大一直居住双枫庙附近,称“庙里大房”,梁炳夫和三房,同住在庙后不远处的“三间楼”(共三间一进的建筑格局),据说,这三间楼是民国三年(1914年)他们合伙出资建造的,建成后,每人分得一间半,二房人马多,膝下有四个儿子、一个女儿,住的相对比较拥挤,同时也难以避免平时的矛盾纠纷,而三房却只有一儿一女,住的十分宽敞,为此,梁炳夫也一直有“择地建房”的想法,他打算再购置地基,勘选地址,建造房屋,让长子、次子住老三间楼,另外三子、幼子住新三间楼,他和夫人则轮流居住,由子女照应,想法虽好,可他再也等不到这一天了,不久(即上世纪30年代初),他便无疾而终,此后这个想法也随着他的逝世,而魂飞湮灭。

  梁炳夫先生的夫人何氏,是崧厦何家人,据说夫妇俩是一对表兄妹,共生育四子一女,女儿梁金花嫁崧厦黄家堰一户富农人家,四个儿子分别叫梁庚煜、梁安煜、梁庆煜、梁燧煜,幼子梁燧煜便是奶奶的父亲、我的曾外祖父。

  另外,四个媳妇分别由后郭渎(现越城区沥海街道郭渎村)、吕家埠(继前妻吕氏去世后,次子梁安煜于1940年又续弦谢塘长沙头李氏)、丁家埠(现上虞区崧厦街道丁泽村)、徐家四处地方嫁至过来,我的曾外祖母章氏便是梁炳夫的小儿媳,因旧时公婆等长辈叫媳妇,不喊名字,也不唤姓氏,而是称呼哪里人,比如曾外祖母是崧厦联塘村徐家人,因此公婆平时都叫她“徐家人”。

  上世纪30年代初期,曾外祖父与曾外祖母结婚成家,共生育九个子女(四子五女),由于旧时因缺医少药,加之条件较差,先后夭折了七个,最后仅剩下舅祖父(三子)与奶奶(幼女),可谓“葬送了一半多”,目前这对兄妹都已年过七旬。

  当然,不仅曾外祖母,其实在那个医疗设备薄弱的年代,夭折是常有的事,不是东家死儿子,就是西家死女儿,曾外祖母的三个妯娌,也夭折过不少儿女,为此,当时在虞北民间流传着一句俗语:“生生一大篮,葬葬半田畈”,父母生怕孩子养不大,便给他们取阿狗、阿猫、阿兔、阿牛的名字,以示祈祷,希望能得到神灵庇佑,现在想想,虽比较迷信,但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曾外祖母生于民国四年(1915年),当时距辛亥革命爆发、大清王朝推翻已过去了整整三年,对于从宋代起就流传下来的裹脚(也称“缠足”)这一陋习,早已废除解禁,而公公(丈夫的父亲)梁炳夫先生是一个经历光绪、宣统两个朝代的人,虽然他也听说京城皇帝退位、朝廷倒台的消息,但一直深受传统思想的影响,当民国元年(1912年),在剪去后脑勺留着的那根辫子时,他也很不大情愿。

  因此,对于曾外祖母的“一双大脚”不怎么理解,常常对夫人何氏说:“只可惜这双脚太大了,要是裹脚,那该多好”,说起来,他的女儿和大儿媳均“三寸金莲”,从外观看,既小又尖,就像个粽子,当时在民间有一句说法:“升萝内可调头”,可见,裹脚后所小到的程度。

  旧时,农村女性的命运是悲惨与不幸的,她们在童年时期,就要经历裹脚,裹脚的过程疼痛难忍,直到最后由布条包扎与缠绕,过段时间,待拆掉布条时,一双脚已完全变了畸形,至此,这双脚就陪伴女性的一生,不仅在行走时较为困难,且走不快,同时外观还非常丑陋。

  由于大房常住庙旁和二房、三房不怎么接触,听奶奶说:“老大夫人刁钻刻薄,与妯娌关系极不融洽,她的媳妇曾长时间任职双枫庙的庙祝”,然而不知什么原因,大房和二房、三房断绝了关系,从此不再往来。而老二与老三,历来兄弟情谊最为深挚,老三因一次土匪入室抢劫而被遇刺,事件发生当晚,他因起床解手,恰好迎面撞见土匪,看到土匪背着不少值钱珍贵的珠宝首饰,想设法和他们搏斗,然后再呼喊家人们,身手矫健的土匪见状,便拔出匕首(也称凶器),二话没话,立即朝他刺去,老三一不留神,随即胸前与后背被划了几刀,血流不止,倒在地上,被袭击刺伤后,他强忍伤痛,连滚带爬地躲在床底下,吓得瑟瑟发抖,待家人看到后,他已奄奄一息,因流血过多,医治无效,不久便去世了,那年,梁家可谓“大损失”,既丧人命,又丢钱财。

  据说,像类似事件,解放前时常发生,每当半夜,土匪便按照“包打听”或“地头蛇”的指引,前往“大户人家或有钱人家”入室抢劫,他们持刀拿枪,遇到反抗或不听从者,就把他们当场击毙或折腾半死不活,直到解放后,开始惩治土匪时,这种这种现象才有了好转,几乎“一扫而空”。

  回眸时光,梁氏家族从绍兴富盛迁至虞北崧厦,只过去了一百多年,而在这一百多年的时光里,却经历了不少且似乎有着说不尽的往事,是值得我们后辈追寻与探究的。

  笔名:遂风

梁氏家族的人和事相关文章:

护理年度个人工作总结精选15篇

大学生年度个人总结精选14篇

年度考核个人总结(通用14篇)

护士年度考核个人总结15篇

年度考核个人总结(14篇)

教师年度考核个人总结(通用14篇)

《梁氏家族的人和事.doc》

  梁氏家族的人和事  距今一百多年前的清朝末年,一行人肩挑背扛带着行李,自南向北,一路辗转,从绍兴富盛来到虞北崧厦,以寺前新屋里为最终落脚点,借住在双枫庙附近,这便是梁氏家
推荐度:
点击下载文档文档为doc格式

上一篇: 娘家

下一篇: 美人如玉,君子如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