妗子

作者:秦燕英 时间: 阅读:

  妗子

  嫁到张家那一年,她16岁,青色褂子,玄色裤子,黝黑的大辫子上系着一根红凌子头绳,一双灵秀的大眼睛水灵灵的忽闪着。拜堂时,害羞的用手牵着新郎官的袖子。13岁的少年新郎稚气的不肯行礼,新娘子窘得脸通红。她就是张家的长媳,我的妗子。

  妗子有着山东人朴实能干办事实在的美好品质,虽是女流,可也十分能干,照顾年少的大舅百般尽心,地里的活和家里的活都上手上心,对待妈妈这个小姑子和两个小叔子也无一例外的好,是附近村屯里乡亲们推举的四大名嫂之一。妗子外表秀美,骨子里却十分刚强,手上的活计做的有板有眼,不让须眉。100斤的麦子粉,扛起来就走。一日三顿的嚼头都是她起早做好再下地干活;妗子很灵巧,家里老老小小七八口人,从冬到夏的衣服都是她利用晚上的时间赶制出来的;妗子很孝顺,五里八乡的村屯人都知道她,吃饭时老人孩子吃了她再把剩菜吃掉,有了点余钱,先给大舅做了衣裳,总是说:男人在外面要齐整些才行,而她却一件青褂子穿了几十年,补的补丁都破了也不舍得买新的,表姐结婚时,给她买了件湛蓝色的新衣服,她只在年节时候才舍得穿。

  想来已经有16年没有见到妗子了,虽然这一生我也仅仅是见过她两次,可是妗子那双灰黑色闪动着慈爱目光的眼睛永远留在我的脑海中。十岁那年,我第一次见到妗子,只记得那年的山东很冷,我和妈妈、姐姐足足在拥挤的火车上站了三天才回到老家,下了车,我的脚都冻得无法挪动了,是妗子不顾寒冷解开她灰色的棉袄大襟,将我的双脚裹在怀里暖和着。我依偎在妗子温暖的怀里,感觉到她因为过度操劳而瘦弱的身体内却蕴藏着博大的母爱,我当时就深深的喜欢上了这位长辈。

  妗子很喜欢我和姐姐,喜欢看着扎羊角辫,穿着红袄的我们在院子里追大黄狗,喜欢拉着我们的手赶集,给我买1分钱1串的糖蘸山药蛋吃。然后就带着我和姐姐走街串巷的介绍给乡亲们,欢喜的站在一边听着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夸我们“像是电影上的人嘞……”接着就听我们讲城里的新鲜事给大家。我也爱学她说山东话“知不道、夜里来的、饥困不、日锅……”我每学说一句后,她就很大声的笑,那样畅快的笑容我一生都难以忘记。年少的我第一次知道除了东北话,原来还有这么有趣的说话方式——山东方言。然后我就教妗子说东北话,“旮旯、熥饽饽、咯了盖儿、沙棱儿地……”我想,妗子之所以那么喜欢我们也许是因为对外面世界的向往吧。

  第二次见到妗子是我工作以后,陪着妈妈回山东看望姥姥,那时候的妗子已经有些驼背了,灰白的头发依旧扎在脑后,瘦小的脸庞比起第一次见到时更见衰老了。从我们下火车到家那一刻起,妗子就没有坐下来好好的和大家聊天,她不是给大家准备伙食就是跑到院子里伺候鸡鸭和猪,再不然就拽着小外孙女的手让她别乱跑,看到我因为晕车吃不进饭菜,就费尽心力的把调好味道,腌在坛子里的带鱼拿出来给我吃,鱼的味道实在是太鲜美了,我食欲大开,全然不知道,在那个生活贫瘠的时代,这些带鱼是她舍不得吃省下来的,在山东老家的时光里,把一坛子带鱼吃了个精光。只是现在想来,今生都没有再吃过那么美味的鱼了。

  闲时,陪着妗子唠家常,摸着妗子青筋爆露的手,她那种让岁月摧残的苍老,让我不禁心痛,愈发的想知道年轻时的妗子是什么样子。看着我好奇的眼睛,妗子笑了,她领着我到她家的炕上坐好,自己蜇身从立柜的一个大铁匣子里拿出了一张黑白的照片,照片上一个梳着麻花辫子的女孩子巧笑倩兮,旁边的男孩子浓眉大眼英俊不凡,是我的大舅,妗子是爱着大舅的,从她那嘴角漾出的一抹开心的笑容就看出来了,照片上写着“结婚纪念照”几个字。女孩子杏目娥眉,柔美的双唇,纤长的手指,小小腰肢不盈一握,豆蔻年华的妗子和英俊的大舅真是天生一对,女大三抱金砖的谚语在他们身上得到了真实的应验,生活中,妗子总是让着大舅,就像呵护弟弟一样照顾他长大。

  知道妗子得了癌症是去年五月初,大夫说她只能有一个月的活路了,让准备后事。

  家里人都强忍着悲痛瞒着她,不让她操劳,每天尽量陪着她说话,逗她开心,想让她安心渡过这最后的时光。可是善解人意的妗子还是觉察出了什么,她只是说想见见远在异地的表姐和外孙女,然后就用一贯的温良和隐忍安静的接受了这个残酷的事实。她不哭也不叫,努力的配合大家,每日静静地坐在院子里看鸡鸭鹅吃食,或者看看天空白云,乏了就靠在躺椅上睡会。只是,到最后这几天,在对生的渴望和死亡的恐惧双重夹击下,她实在是熬不住了,絮絮的向赶回来照顾她的表姐唠叨着从前的事情,还念叨了我的名字,嗔怪着我没有回去看她,眼睛里闪着的泪光是那么艰难地忍着不掉下来,埋怨着老天的不公平:“怎么就长了这个病呢?自从嫁过来,是没日没夜的干活呢,从上扎古到下的,忙了这一辈子,还没来得及过舒坦日子呢,娃娃还没长大哩。”

  听表姐讲到这,我不禁眼睛一热淌下泪来。妗子这一生都没离开过那个小山村,表姐说等孩子中考结束后要接她来长春住几天,我也盼着那一天,可是,没想到她竟来不了了。短短的十几天后她就去世了,我竟然没有抽出一点点的时间回去看她最后一眼。

  在懊悔和自责中,我恍惚看见妗子离我们越来越远了,她边走边回头,笑着向我们挥手道别……妗子,这一生你辛苦了,如果有来世,希望您还做我的亲人。

  注释:扎古——做的活计。

妗子相关文章:

北京的夜

读书小札记

昌隆庵小记

塞阳渡口

浪漫亲和

民族团结诗歌10首

《妗子.doc》

  妗子  嫁到张家那一年,她16岁,青色褂子,玄色裤子,黝黑的大辫子上系着一根红凌子头绳,一双灵秀的大眼睛水灵灵的忽闪着。拜堂时,害羞的用手牵着新郎官的袖子。13岁的少年新郎
推荐度:
点击下载文档文档为doc格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