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妆

作者:吴琼 时间: 阅读:

  梅花妆

  文/吴琼

  “宋武帝女寿阳公主人日卧于含章殿檐下,梅花落公主额上,成五出花,拂之不去。皇后留之,看得几时,经三日,洗之乃落。宫女奇其异,竟效之,今梅花妆是也。”——《太平御览》卷三十《时序部·十五·人日》引《杂五行书》

  南朝宋武帝时期,具体年月不详,宋武帝刘裕的女儿寿阳公主,又名会稽公主,当时也就只有十几岁的年纪吧,生得楚楚可人、玲珑剔透。那一年暮春时节,一个不知名的午后,寿阳公主午睡醒来,闲来无事,与一群平日里比较要好的宫娥彩女们在御花园里嬉戏玩闹。也正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光景里,玩得累了,便躺在一棵梅树下,本也只是想歇息片刻。可谁料,这一歇息,竟不知不觉的又睡着了。香梦沉酣中的寿阳公主不知道,此刻,正值梅花开得最旺盛的时节,最旺盛的时候到了,也就意味着凋谢的时候即将到来。忽而一阵东风吹过,吹得并不太猛烈,那绽满了枝头的梅花便有几朵飘然而落。其中一朵开得最规整、最艳丽的,飘飘然不偏不倚地,恰巧落到了她的额头正中央处。这一落,就再未起开过,它就这样在这位小公主白皙柔嫩的肌肤上慢慢浸染,浸透了一片晕红。待寿阳公主睡醒,人们竟惊讶地发现,她的额心处明晃晃地印着一朵五瓣粉红色的梅花。众人以为是那朵被风吹落的梅花黏在了公主的肌肤上,虽然映衬得她更为娇艳柔美,但仍拿起手帕来想要为公主将那朵梅花拂去。却不料,无论怎样擦拭都去不掉,仿佛纹在上面一样,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气。

  自那以后,在从不缺少美人与胭脂水粉的皇宫里,开始盛行起一种崭新的、过去从未见过的妆束。人们纷纷效仿寿阳公主,在额头处点上一朵五瓣粉红色梅花,将其唤作梅花妆,又名落梅妆。有的直接将完好的梅花采下,敷于额上;有的心灵手巧,自己慢慢研究,便可画成了与真花一般的效果;有的画不成,便请宫廷画师来化。这样一来,即便不上妆、不戴头饰的时候,也能显出一股别样的美。若是再遇上个不靠颜值取胜,而懂得眉目传情、气质优雅的灵性女子,那种美,更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后来,这种妆束又逐渐盛行于民间,世人皆效仿。所不同的是,寿阳公主是偏受自然界的眷顾,她的梅花妆果真是由梅花落额而生成,其他人就只能手工画成了。想想也是,若是奇异之事人人得而遇之,又有什么可奇的呢?必是可遇不可求的,必是因人而异,才能得成一段千古佳话!

  对此,后世还衍生出诸多的春葩丽藻来。《木兰诗》中有“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之句便是由此而来。因那梅花并不是一年四季皆有,有人便将金箔之类的东西做成梅花状敷于额上,花黄由此而来也说不定。汪藻在《醉花魄》中这样说:“小舟帘隙,佳人半露梅妆额,绿云低映花如刻。恰似秋宵,一半银蟾白。”写的就是他在舟行汴中之时,无意中看见了水中画舫上的美人额妆所发的感慨。欧阳修在一首《诉衷情》中将梅花妆阐释得更为淋漓尽致:“清晨帘幕卷轻霜,呵手试梅妆。都缘自有离恨,故画作远山长。思往事,惜流芳。易成伤。拟歌先敛,欲笑还颦,最断人肠。”清晨起来,将帘幕卷起,看见满地清霜。天气太多,你用热气呵着纤手,试着描画梅花妆。都因离别的幽恨,所以你故意把双眉画成山的式样,浅淡而又细长。思念往事,痛惜流逝的年华,更是令人感伤。想要唱歌却先收起微笑,想要微笑却又愁上眉头,这真是最令人断肠的事情。

  寿阳公主的人生在史书上没有留下更多的记载,然而那朵小小的梅花,却将她的名字留在了暗香浮动的梅林间。中国众多的花神中就有她的身姿,世人传说,寿阳公主是梅花的精灵变成的,因此寿阳公主成为正月的花神。

  简介:吴琼,女,1986年生于吉林省蛟河市,毕业于牡丹江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在校期间与学友创办文学社,并出版报纸《镜泊学魂》,自2003年起开始在《蛟河市作文报》上发表散文、诗歌,吉林市诗词学会会员,现就职于蛟河市统计局。

梅花妆相关文章:

北京的夜

读书小札记

昌隆庵小记

塞阳渡口

浪漫亲和

民族团结诗歌10首

《梅花妆.doc》

  梅花妆  文/吴琼  “宋武帝女寿阳公主人日卧于含章殿檐下,梅花落公主额上,成五出花,拂之不去。皇后留之,看得几时,经三日,洗之乃落。宫女奇其异,竟效之,今梅花妆是也。
推荐度:
点击下载文档文档为doc格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