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蒂莲

作者:散文网 时间: 阅读:

  并蒂莲

  家里养了许多花花草草,无非是闲来打发无聊的日子罢了。

  成家三十年来,家里养过很多种花,只要是花---什么都喜欢,大底爱的不是花,而是花所赋予生命的一种精神吧。大凡花草总会有些许的精神寄托在身上,无论是草本、木本,亦不管是南方的、北方的,看起来总是那么可人,那么惹人喜爱。

  刚成家时,家里没有孩子,只有两个大人。下班后大眼瞪小眼的,彼时电视节目还没有那么多,网络这种潮流范在国内还没产生。因此除了看书外,最大的爱好便是侍弄几盆花花花草草。

  家里偌大一个院子,种了两棵香椿树、一棵葡萄树,沿着西墙爬满了四季豆、丝瓜、南瓜等蔬菜,院子里满是大小不一的瓦罐盆花了。什么扶桑、玉簪、橡皮树、竹节海棠、四季海棠、宜叶兰、并蒂莲、西瓜皮椒草、马蹄莲、紫叶草、虎刺梅、仙人掌、夜来香,大概也有70多种吧。

  那时对花简直是痴迷,痴迷到居然连红苋菜、朝天椒之类的也收养在花盆中。

  时光荏苒,孩子出生后,养花的时间逐渐被孩子代替。那时由于工资收入相对较低,加之孩子经常生病,无暇顾及它们,随它们恣意生长。大部分花草送了人,在别人家究竟长得怎么样竟不得而知了,还有一些疏于管理死去,也都顾不得了。

  后来工作调动,几件不成样的家具扔了,唯有几样心爱的花草随着搬入新家。单在新单位少说也搬了六次吧,搬家近十次,家中的花草没有几样了,唯有一盆一叶兰、一盆并蒂莲不死不活地跟随我们生活了三十年,比我儿子还大两岁。

  这两盆花从装上盆到现在,三十年的时间里虽然也换过一次土,去除过一些杂根须根的,平时也没有刻意地照顾它们,只是和其它新买的的花草一起浇点水。至于说施肥之类的并没有刻意地去做,只是把打豆浆剩下来的豆渣或者淘米水简单地沤制一下,混合一些晒过的清水浇浇罢了。

  冬去春来,一年又一年,一叶兰一直都是那么油绿油绿的,也未曾见过它增长多少,反正是干枯的叶子剪去之后依然茂密如初。反倒是那盆并蒂莲,一直就是那么孤单地一棵,孤零零地活着。

  今年夏天,老是觉得家里太拥挤,于是家里的花花草草随着夏季的到来都回到了大地的怀抱。我在楼下的花园里开辟了一方乐土,把澳洲杉、栀子花、三角梅、小叶紫檀、绿萝和并蒂莲、一叶兰这些本来应该属于自然界的物种重新栽种到泥土里。

  每天过来过去的,谁也没有留意过它们和它们究竟长得怎么样,干也好湿也罢,从来不曾过问过,只是任由它们和它们在阳光雨露的关怀下自由自在地生长。

  秋日,金黄的树叶在院子中翩翩起舞,西风吹过,天气逐渐凉了。该进家里的花花花草像贵宾一样一盆一盆地请进了家里。看到孤独生长了30年的并蒂莲眼前一亮,在母体四周,茁壮生长了3棵小的并蒂莲,圆圆的球体紧紧地靠在母球身上,像孩子亲热地依偎在母亲的身边。心中不由感慨,生命是如此的神奇,难道说冥冥之中注定,30年是一个生命的轮回吗?

  30年对生命来说,只是沧海一粟,然而人生百年,30年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年龄,俗话说三十而立,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朦胧中,仿佛看见三棵并蒂莲离开了母亲的怀抱,行走在属于它们的生命之路。

  俗话说“花无百日红,人无再少年”,正是一轮一轮的延续着的平凡的生命,才让我们感受到生活的美好。

  最幸福的,并不是一花独放永葆青春,而是生命生生不息的延续。只有把心放平了,把心放轻了,把心简单了,才会活的坦然,活的舒畅,活的快乐,活的安静,活的真实,活的自然。

  只要活着……

  就好。

并蒂莲相关文章:

《拔茅纪事》解乡愁

“ 雷公屎”这个季节不可错过的神菜

绰号趣谈

这就是柳园

散文:父亲

打法与擂茶

《并蒂莲.doc》

  并蒂莲  家里养了许多花花草草,无非是闲来打发无聊的日子罢了。  成家三十年来,家里养过很多种花,只要是花---什么都喜欢,大底爱的不是花,而是花所赋予生命的一种精神吧
推荐度:
点击下载文档文档为doc格式

上一篇: 日常对话录

下一篇: 春节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