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的重庆之行

作者:凌纪元 时间: 阅读:

  那年,我的重庆之行

  凌纪元

  1986年,我家为应对我所在的企业连续放假没活干,收入减半的窘境。在省城百货大楼购买了一台重庆缝纫机厂包销的毛衣提花编织机。这台编织机为保障我家的生活,欢快地运行了两年,提花部分坏了,我带着它去重庆找厂家维修。1988年10月16日在洛阳火车站乘189次直快火车,6时21分开车,17日早8时到重庆。犹记得当时,我在洛阳市涧西火车票代售点说:“买张去重庆的票”。售票员说:“有一张卧铺票,要不要”,我问:“普通票多少钱”,她说:“21.20元”,我影影绰绰知道卧铺票要贵不少钱,我立即说“不要”,忘不了她惊讶的神情。那天,我弟弟送我上车。车厢里的人群摩肩接踵,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当年,火车票是硬板,上车不分车厢、坐位,自行找座位。我幸亏带着弟弟做的小马扎,一直到襄樊站我才坐上座位。车行到湖北武当山火车站,等候发车,记忆犹新一个瘦弱约十多岁的男孩子,挎着一个篮子,在我坐位的窗口处细声细语地说:“买点猕猴桃吧”。我本来没有想买,但看他明亮期望地眼神,我买了几个当午餐,后来回想这是我第一次买,品尝猕猴桃。车窗外下了小雨,我第一次看到披蓑戴笠的人在农田劳作。车厢里我对面一相貌福态,爽朗健谈的大姐,她不停的吃东西,向邻座人绘声绘色说:“她爱人如何能力出众,乡亲们络绎不绝去北京找他办事云云”,我问她:“你爱人在北京做什么工作呢”?,她语带自豪地说:“在煤炭部的食堂当炊事员”。以后,我乘火车坐到位置上,自然而然就想起这个场景。在火车轰隆隆声音下,我想起去找买这台编织机认识的重庆缝纫机厂陈景一。他沉稳干练、见闻广博,业务娴熟。和他交往有“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悟,我获益匪浅,他给我留下很深印象。他的名片是我接到的第一张名片,这张名片到现在我还保存着。火车晃晃悠悠到了晚上,我似睡非睡首次度过了,在火车上的一整夜。在昏昏欲睡中,我读过的小说《红岩》,《旋流》,手抄本《一双绣花鞋》描述山城重庆的山川地貌,风情民俗,革命先烈许云峰,江姐,《挺进报》主编陈然,华蓥山游击队,双枪老太婆,小萝卜头等,叛徒甫志高,灯影牛肉,特务头子徐鹏飞等。长江、嘉陵江、涪陵、民成江轮、朝天门、沙坪坝民族资本家。潜伏特务,半夜惊悚的段落,人物形象。像电影般的走马灯浮现在眼前,我期待踏上这片神秘的地方。

我的重庆之行

  年轻好啊,虽然一晚上没休息好,那天早上8点火车一到重庆,我精神抖擞背着编织机,提着特意给陈景一带的两瓶杜康酒,我迈着轻快地步伐出重庆火车站,向沙坪坝下中渡口走去。依稀记得我一路走一路问,先到朝天门。在码头的平台上,我望着泾渭分明,气势如虹的长江水,感慨山河远阔的魅力。一个热心人在旁边说:“水清的是嘉陵江,浑浊的是长江水”。眼前两水漩涡激荡,形成清浊明显的壮观景致。颇有李白《望庐山瀑布》中两句诗“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意境。随后,我乘直上直下轰隆作响的览车上到码头地面,走过解放碑,街道两边南方绿植美不胜收、赏心悦目。那天阳光明媚,倏忽间一阵毛毛雨,地面似水洗,空气清新。我乘公交车到重庆缝纫机厂,在传达室门口我说:“请找一下陈景一同志”,门卫回话:“他出差了”。他接着说:“如果修编织机,可以去厂维修部”。

我的重庆之行

  我到维修部,值班师傅问了情况,他拆开编织机头说:“哎呦,怎么能保养这么干净”,他拿起螺丝刀,我瞬间明白,我三姐夫同我一天一夜反复拆解机头也没弄清楚的故障是什么了。这得从编织机不会用,机头有故障说起,我凭着有维修机械设备的经验,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三下五除二将机头拆了。一看,无非是大小齿轮联动、卡槽、卡篁、结构精密,拆时稍不注意,机头就废了。但是,我反复拆装,还是不能用。想起我三姐夫钳工技术精湛,他当时所在的企业也不景气,他家也买了一台编织机。我背着编织机去找他,我说:“机器提花部分有问题了”。他拆装了几次三番,编织机头还是不能用。三姐夫将两台编织机头一互换都能用,我俩百思不得其解。还是没找到故障的根源啊,我才有了这重庆之行。回到现场,厂维修部那位师傅一动手,我恍然大悟,我和三姐夫漏了一个环节,机头上有个触头,机身上有复位条,原来是复位条磨损成深槽,机头和机身接触不到,提花转换行失效。我在师傅的建议下又买了一些易损件,重庆之行圆满结束。从维修部出来,我漫步山城特色上上下下的台阶,穿过斜坡度很大,铺着锃光瓦亮青石板路面的一条街。我进入一家悬挂“宫保鸡丁、麻婆豆腐、回锅肉炒青椒”招牌的饭店,大米饭在门口一个木桶里,回味无穷饱餐一顿后。我在重庆新华书店,买了《上下五千年,儿童一诗一画选,家常菜肴烹饪,象棋布局举要》几本书。在商场给儿女买了橡胶带声音的玩具马,七巧板,五彩旋转风铃。

我的重庆之行

  开始返程了,我在“车站服务社”店铺里买了一饼碗状“沱江牌”砖茶。火车站广场水果摊一串串黄澄澄的香蕉,金黄色的桔子吸引了我的目光。昔日,我生活的豫西县城里,没有卖南方水果的,这是稀罕物。我按照有几家亲人,买了七大串香蕉,十斤桔子。我说:“老板你要称够称啊”,她回:“放心,旺旺的”,我没听懂,她解释是足够的意思,学会了一句地域方言。

我的重庆之行

  那年,重庆火车站仅有一层候车大厅,三角钢梁支撑,蓝色玻璃钢瓦。我满载而归,带的东西分成四大包,再背着编织机。挤着上车有难度,我正想找人帮忙,一个小伙子过来搭讪:“上车找不到坐位怎么办”,我说:“没事,你跟着我,咱俩一起上,我一定给你抢个座位,也请你帮我拿一件行李”,小伙子答应了。返程火车票还是21元2角钱。1988年10月17日下午5时半我乘190次直快从重庆始发,18日晚8时回到洛阳。一个人见多识广的阅历,是本身“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一次次社会实践的身体力行,转化成自己取之不尽的精神财富。这次重庆之行,我増添了一笔浓墨重彩的经历。

我的重庆之行

  文章创作者:凌纪元

  欣赏陶渊明“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的读书状态。向往从容、简单、平和,“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人生境界。

  退休后闲暇之余,写写随笔感悟、游历扎记。拙文散见于报纸副刊、期刊、网络上。

那年,我的重庆之行相关文章:

那年夏天作文(合集15篇)

那年夏天作文800字

那年夏天作文(集合15篇)

毕业作文那年夏天散文

那年,那河,那水

匆匆那年经典语录

《那年,我的重庆之行.doc》

  那年,我的重庆之行  凌纪元  1986年,我家为应对我所在的企业连续放假没活干,收入减半的窘境。在省城百货大楼购买了一台重庆缝纫机厂包销的毛衣提花编织机。这台编织机
推荐度:
点击下载文档文档为doc格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