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经历过的八十年代

作者:凌纪元 时间: 阅读:

  我经历过的八十年代

  凌纪元

  1980年5月18日《人民日报》至今为止最后一期“号外”上,醒目的标题“我国向太平洋预定海域发射的第一枚运载火箭获得圆满成功”。当时,我年轻不是很懂这件大事对于国家、个人的重大意义。我工作单位在河南豫西一县里,属于县供销社棉麻公司设在乡里的棉花厂,厂会计的年龄比我大十多岁,我俩是忘年交、棋友,喜读书、看报纸,经常交流心得体会。那天,他在办公室一张世界地图标出“运载火箭”的飞行轨迹,他兴奋地和我说:“小凌,国家强大了,解放军手上有了这‘神兵利器`,帝国主义再也不敢招惹咱们国家了”。40多年白驹过隙,他说这番话时的神态我记忆犹新。在八十年代初期至中后期,探索发展社会主义大建设的岁月,改革开放的背景下,将我经历过的大事小情徐徐道来。以陶斯亮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一封终于发出的信”为开始,拨乱反正,平反冤假错案进入了快车道。我父亲因“旧军人”的历史问题,1968年蒙冤去世。1980年我母亲向上级组织审诉,经县委组织部复查后平反昭雪,我代表亲属参加了为父亲补开的追悼会,我父亲迁葬县“烈士陵园”。

凌纪元

  1981年中国女排获第三届世界杯女子排球赛冠军,新中国体育界第一个三大球的世界冠军,举国欢腾,这个冠军振奋了国人“振兴中华”的愿望。八十年代初期文艺作品似雨后春笋般呈现在读者眼前,我订阅了一元钱一期的《中篇小说选刊》双月刊,一角钱一期的《象棋》月刊。那些年,我读了路遥、张贤亮、丛维熙、刘心武、陈忠实、韩少功、陈建功、池莉、张玄、肖复兴、孙春平、汪曾祺,李存葆、高晓声等名家的许多作品,受益匪浅。我和文友读路遥的名篇《人生》后,热情议论着,文友执笔给路遥写了一封读后感的信,自然也没有收到回信。校园诗社,浪漫、青春型的代表诗人汪国真,诗坛横空出世的“朦胧诗”以舒婷、顾城、北岛为代表新流派的诗人风靡一时。县图书馆重新开放,带着单位介绍信,2元钱押金,我办了借阅证。老电影可以上演了,戏剧中才子佳人,帝王将相悉数粉墨登场。新闻报道深圳特区“国贸大厦三天一层楼”的建设速度。在连续中央一号文件针对三农工作,家庭联产承包制肯定鼓舞下,农村生产形式面貌大改变。新名词目不暇接、扑面而来:“贫穷不是社会主义、深圳速度、时间就是金钱、思想僵化、解放思想,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女排精神,冲出亚洲。缴够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捣蛋部队’,皮包公司,三角债,个体专业户,万元户戴红花。星期六工程师,第二职业,下海,老板,粤语港腔,包工头,农民工,外来妹,春运,菜篮子工程,干部队伍年轻化、知识化,价格双轨制,腐败官倒,溜票子,严打,商品经济,市场经济”。“时髦年轻人穿喇叭裤留长发,流行歌,挎双卡收录机,骑摩托车,业余时间打麻将输赢一二角钱”也成了常态。县乡两级信用社不要担保贷款,大力支持乡镇创业,培育出的五小企业星罗棋布,后来转型换代的企业,成为国家产业链的补充部分。我家在县城,每次回家都能看到新变化,县城里的洗浴池、美发店、小饭馆年年有新开业的,歌舞厅也有了。(歌舞厅还出过一起因跳舞引起情感纠葛的杀人案)。农贸市场逐渐放开,百姓生活方便多了。

  1982年万人空巷观看电影《少林寺》,主题歌《牧羊曲》引来大街小巷传唱“日出嵩山坳,晨钟惊飞鸟……”。这一年我结婚了,我和爱人去洛阳市百货大楼置办婚礼行头,给爱人买了一套时兴服装。我用两月工资70元买了一件纯毛料藏蓝色的中山装上衣,这件衣服我仅穿过一次就压箱底了。厂里从我结婚开始,同事间的份子钱变成2元,我结婚以前是每个人兑五角钱,集体买个穿衣镜,洗脸盆。没有请客吃饭的习惯,到厂里开大会时,当事人买点花生、瓜子、糖果交给厂长散一散、撒一撒就是感谢大家了。我结婚那天,我连凯大伯从他家里赶着毛驴车,拉着做席面的食品,赶到厂里。给送亲的娘家人,主持婚礼的厂领导,远道而来我的俩姨夫,我二姐和我五岁的外甥女,做了两桌精致的席面。我准备的四瓶杜康酒,喝了一瓶,去洛阳市购买的一箱瓶装青岛啤酒,几乎没喝,可想而知当年能喝啤酒的人很少。我母亲高血压后遗症半身不遂,不能来厂里参加我婚礼仪式。我敬爱的姥姥吩咐我俩姨夫从汲县、新乡市两地赶来给我主持婚礼仪式。洛阳市第一届“牡丹花会”开幕,拉开了花会搭台,经贸唱戏的序幕。一年后女儿出生,我初为人父,爱人月子里吃的鸡蛋。我跑遍厂附近的村里挨家挨户问,是从这家仨那家两买的。我女儿六个月大时,她妈妈以待业青年的资格经考试培训参加工作,分配到我所在的厂,我成了双职工家庭。家里生活的明显变化,从厨具上可见一斑,铝制品的锅替换笨重铁锅。我四十年前买的这口铝蒸馍锅,目前还在正常使用,粗瓷碗换成了细瓷碗,煤油炉换成铸铁蜂窝煤炉。我家没电视机,中央电视台播出了据说可好看的第一届“春节联欢晚会”。第二届有香港歌唱家《我的中国心》歌词好,旋律美,风行一时。我母亲面带微笑抱着她孙女照的百天照,甲子年母亲给她孙女发押岁钱,我给母亲过生日。这些永恒的片段成了绝版。我母亲突然去世,老人家一生坚毅乐观,含辛茹苦,母亲去世让我悲痛欲绝。请参阅我怀念母亲,刊发在大河健康报上散文《平凡的母亲》,《深藏心中的郭家街》。

  我为人处世光明磊落,从不愿麻烦别人,总是想着为对方减负。我平时于公于私对厂里一个人帮助不小,他也很尊重我,多次和我说:“老弟技术高,人品好,厂里这么多人,我就佩服你”。我结婚前一天,他避开别人非要我收下他十元钱的贺礼。给我帮忙布置房间到晚上,我十分感谢他,想让人家少些事我说:“明天不忙,就不用来了”,我完全是善意啊。我后知后觉这是情商低不应该说的话,这句话彻底得罪他了。埋下他后来在厂里得势,想方设法将我排挤走的“雷”。这件事对我的人生影响巨大,我后来反思。感叹《老子》第五十八章:“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的经典预言!

  时间到了八十年代中后期,各行各业进入到一个全面深化改革,逐步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大转变的时期。原来埋的“雷”爆了,我被以工作需要之名,调动我和爱人到系统内距离县城更远乡里的厂里。我是县供销社系统唯一一名车工,自认为机械维修技术问题难不住我,参与过厂里几次技术改造,我曾经主导制造出自动加工设备。县里决定建设烟叶复烤厂,县供销社主任点名让我随他,还有棉麻公司经理,土建负责人,我们一行四人去豫东考察了几个县。我调到这个没有我用武之地的厂里,心里苦闷不甘无处诉说。我练字挥笔自然而然写下“虎落平阳被犬欺,龙困浅滩遭虾戏”。这个乡象棋氛围浓厚,后来获得过全县象棋冠军的两个当地人经常找我下棋。我参加了乡所在地组织各单位庆祝第一届“教师节”大会。我带着女儿在洛临公路白洚河段路边见证了第一次“汽车拉力赛”,五颜六色的赛车风驰电掣般,闪过大家的面前,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过年时随着大部分购物票证取消,有了年货集装箱,开始质量价格还行,以后一年不如一年,质次价高。内地百姓过年也能吃到带鱼、海参、鱿鱼、黄花鱼。现在的年轻人感慨工作不易,其实每一个时代,普通人在生活浪潮中的不易绝对相通。当年,厂里的生产任务严重不足,动不动停工停产,失业的“达摩克利斯剑”随时落下。有一句名言“不找市长,找市场”很流行。还有一句更“冠冕堂皇”的“神”说法:“职工可以选领导,领导可以选职工”,现实操作可能吗?虽然那时还没有下岗的说法,但没有领导选你,你不就是失业了吗。厂里为达到“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目的,全厂人员分了若干小组,自己去市场上找业务。我和同事多次前往豫东、豫北,远到山东荷泽,河北泊头联系业务。我在豫北出差闲暇之余转了安阳“袁林,文峰塔,岳飞庙”。我而立之年在岳飞庙前照过一张照片,中山装上衣口袋里不知装了啥,鼓鼓囊囊,风纪扣扣的严严实实。清瘦脸庞忧郁惆怅,显然是前途渺茫所致。前几天,我将这张照片传给岳姓的发小,他回复:“亮点在上衣口袋插着一枝笔”。我第一次出省是去山东荷泽,在那里知道了“天下牡丹出荷泽”。我和同事风里来雨里去,不惧艰辛,业务跑的虽小有收获,但大形势小气候,业务单一竞争激烈,不适应市场经济。厂里开始干半月放假半月,工资减半,双职工的弊端显现,俩人都没收入了。单位“一头沉”的同事,就是另一半在农村有地种,他们回家可以莳弄稼穑维持生活。原来“一头沉”的同事羡慕双职工,八十年代中后期这情况颠倒过来了。我俩带着三岁的女儿,到洛阳,进省城,行开封,找机会,寻商机。洛阳“王城公园”留下我询问儿童摇摇机经营的身影。省会“二七纪念塔”,开封大相国寺、龙亭、铁塔留下我们一家三口的照片。尤其是开封大相国寺附近人山人海的百货批发市场,可能是开封有毛纺厂的缘故,毛衣制品琳琅满目,交易火爆。喧闹鼎沸的夜市,让我大开眼界,深受启发。我曾经无数次去多个乡镇企业当过“星期六工程师”维修机械设备帮过忙,得到的报酬原计划买台彩色电视机。眼下只能顾生活,视听享受再等等。我从三地回来后说干就干,我和爱人去省城百货大楼。购买了一台重庆缝纫机厂包销的毛衣编织机。我去洛阳毛纺织厂、关林市场购买毛线,爱人克服种种难关将毛衣织成了,她“夙兴夜寐,靡有朝矣”,不辞辛劳织毛衣到半夜。劳动创造改变生活,我家开启了自谋生路的大门。毛衣织出来,找县百货大楼,乡供销社代销,销售完给我结账,周转太慢还麻烦。我上宜洛,下汝州。在宜洛煤矿我三姐一家帮忙下,获得了理想的销售额。我家以后凭着毛衣编织技术,打下了家里的经济基础,适应了社会发展变化的大潮。

  我的儿子出生了,我成了儿女双全的父亲。这得感谢将我排挤到这里的那个人,祸福相依。我来到新单位那年,去厂财务上询问独生子女的事,会计说:“咱单位不兴这,你想生孩子就生”。是呀,我如果一直在原来的同温层生活,哪里有这福气好事!为了孩子的教育,我千方百计想调回县城,请朋友帮忙先将我爱人调回县城。我在大姐夫,弟弟、妹妹的帮助下,我调回县里最大的厂。大姐找的江淮大货车帮忙我搬家回县城。我在这里接待过姐、弟、妹,朋友们来看望我。我还在这里接待了妹夫的首次登门。回忆起那些美好温馨的画面,我丝丝不舍,流连忘返。我全家回到县城,在我小弟协调斡旋下,我爱人的单位分给我家一间18平方米的房子,加上院子里一间小厨房。我兴高釆烈去洛阳市采买了一个三五牌挂钟,一张能收放自如钢木结构,黑色山漆面的饭桌,一个钢化玻璃茶几,添置了沙发。我们一家四口在县城里安家了!

  我在县城最大的厂是连上五天班,休息五天。我和朋友在县城繁华路段开了一家,我起的名字“桃园酒家”。开了半年多,实在是劳心费神,我俩不约而同想不干了,最后转让了。对我来说得到一个积累社会经验的插曲。我目睹了1988年的抢购风潮,口口相传听说商品要取消双轨制,一天之间,县城百货大楼,县供销社所有商品被抢光了。货架上空空如也,有人抢了200斤一麻袋的盐,我是当成笑话看的。从新闻中我看到喝假酒的人眼睛失明,温州雪地靴鞋底造假,一时间假货横行猖獗,国家开始立法严厉打击,让造假者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我很喜欢电视剧《便衣警察》这几段歌词:“几度风雨几度春秋,风霜雪雨博激流,历尽苦难痴心不改,少年壮志不言愁,热血铸就为了大地的丰收 ”。1990新年的钟声敲响。我迎着朝阳充满希望,步入20世纪最后十年。作家汪曾祺从《一日禅》中凝练出,他题写在一幅《牡丹图》上的两句话“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颇合我跌宕起伏似水流年十年里的经历和心境。

  文章创作者:凌纪元

  欣赏陶渊明“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的读书状态。向往从容、简单、平和,“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人生境界。

  退休后闲暇之余,写写随笔感悟、游历扎记。散见于报纸副刊、期刊、网络上。

我经历过的八十年代相关文章:

妈妈的油面茶

掰开时间的眼睛

璀璨的华夏文化 有趣的民俗风情

怀念母亲~

渐行渐远渐无书~

川航载我出四川

《我经历过的八十年代.doc》

  我经历过的八十年代  凌纪元  1980年5月18日《人民日报》至今为止最后一期“号外”上,醒目的标题“我国向太平洋预定海域发射的第一枚运载火箭获得圆
推荐度:
点击下载文档文档为doc格式

上一篇: 思维

下一篇: 写在儿子19岁生日之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