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丁

作者:凌纪元 时间: 阅读:

  园丁

  凌纪元

  这几天郑州市的高温“一浪高过一浪”,骄阳似火,空气仿佛在燃烧,走在路上地表温度热浪袭人,汗流浃背。宛如,从新体验一把那年6月,我走过的“吐鲁番火焰山”。新闻报道“郑州6月下旬气温突破建气象站68年以来历史极值,温度高达42.3℃。2022年6月24日8时40分,郑州市气象台将高温橙色预警信号升级为高温红色预警信号”。我居住的锦艺一期小区的花草蔫了,树木的叶子枯黄,消散了往日绿油油的光亮,花朵不见了娇艳,满目郁郁葱葱的景观失色。前天,我在小区院子里环状,半月形,各楼栋之间的曲折弯绕甬道上散步晨练,看到小区园丁师傅抱着口径大约三寸左右的农用水带,在浇灌花草树木干涸的生长地,我问:“师傅,怎么用恁大的水带浇水呢”,师傅说:“这几天太旱,平时四分管浇水量,跟不上干旱的速度”。“万物生长靠太阳”,其实离开水的滋润涵养,物种的生命也没有了?我原来以为院区的花草树木,都是自然而然的生长。其实没有物业绿化队负责花草树木的园丁年复一日的精心养护,那是不可能春有百花齐放,夏有杨柳摇曳,秋有娇娆兰菊,冬有腊梅暗香。经过大水浇灌滋养,院子里的花草树木立即恢复了勃勃生机。

园丁

  我无论冬夏坚持早起散步、晨练。每天,我准能看到,院区里管理绿化的师傅们都上工了,看他们的年龄都不太年轻。院子里有桂花、银杏、腊梅、山楂、李子,梨子、核桃、苹果、石榴、杨柳、国槐、雪松、竹林、樱花、石楠、白杨、木槿、无花果、广玉兰、大小女贞、冬青树丛,郑州市市树“法国梧桐”。他们使用长长的大剪刀,修剪枯树枝,使用割草机平整草坪,给花坛扎篱笆,浇水,施肥,翻地,补种花草,修剪整形,喷葯治虫害。没有他们辛勤的劳作,那有这院子里满园春色妖娆“风景这边独好”。

园丁

  我曾经和清扫院区羽毛球场那一段的保洁费师傅聊过天,知道他比我年长几岁,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是退伍老兵,陕西咸阳人。他儿子在郑州工作安家,跟着孩子来了,闲不住找个活干干。他工作认真负责,他承包的这段路,先打扫后冲洗,干干净净的路让人赏心悦目。原来负责打扫我所在单元的那位山东人张师傅,我同他聊天,知道他也是因为孩子在郑州工作安家,来到郑州照顾孙子,孙子稍大些,来物业上干了一段时间保洁员,后来家里有事走了。他同样是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退伍老兵,在疫情初起,口罩非常紧张时,我看他戴的口罩耳挂有点旧了,送给他了一包口罩。他和我说:“家里还有老母亲,一个精神不太正常的弟弟”。我将我留着纪念的两双劳保防刺,绝缘鞋,一件军大衣送给他了,两位保洁员是值得我尊敬的老兄。正因为有这些每天辛苦劳作的园丁,我们生活在小区的人才能享受绿意盎然,枝繁叶茂,干净整洁优美的环境,感谢他们辛勤的劳动!

园丁

  文章创作者:凌纪元

  欣赏陶渊明“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的读书状态。向往从容、简单、平和,“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人生境界。

  退休后闲暇之余,写写随笔感悟、游历扎记。拙文散见于报纸副刊、期刊、网络上。

园丁相关文章:

妈妈的油面茶

掰开时间的眼睛

璀璨的华夏文化 有趣的民俗风情

怀念母亲~

渐行渐远渐无书~

川航载我出四川

《园丁.doc》

  园丁  凌纪元  这几天郑州市的高温“一浪高过一浪”,骄阳似火,空气仿佛在燃烧,走在路上地表温度热浪袭人,汗流浃背。宛如,从新体验一把那年6月,我走过的“
推荐度:
点击下载文档文档为doc格式